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jin6001.com金沙
当前位置:首页 > jin6001.com金沙

jin6001.com金沙:《非洲少年》演繹成長故事/何俊輝

时间:2018/3/8 17:55:20  作者:  来源:  浏览:0  评论:0
内容摘要:  圖:演員全情投入,舞蹈充滿動感、不拘小節  香港藝術節找來南非開普敦港口劇團演《非洲少年流浪記》,此劇是由導演Mark Dornford-May親自改編Jonny Steinberg所寫的傳記,有趣的是該傳記的故事主人翁阿薩(Asad)本身是來自索馬里的難民,他從八歲逃離索馬...

jin6001.com金沙:《非洲少年》演繹成長故事/何俊輝

  圖:演員全情投入,舞蹈充滿動感、不拘小節

  香港藝術節找來南非開普敦港口劇團演《非洲少年流浪記》,此劇是由導演Mark Dornford-May親自改編Jonny Steinberg所寫的傳記,有趣的是該傳記的故事主人翁阿薩(Asad)本身是來自索馬里的難民,他從八歲逃離索馬里後便曾在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坦桑尼亞、贊比亞及津巴布韋生活,最後才來到南非。

  苦中作樂 積極人生

  《非洲少年》的上半場正是刻畫阿薩於多國尋覓較好的生活,音樂劇的演出方式能使整個主要用英語演出的戲增添多國的民族特色,觀眾會聽到分別用多國語言唱出兼有不同曲風的歌曲,這些歌曲多見於大合唱並用非洲馬林巴琴、鼓和人聲伴奏(像「無伴奏合唱」的人聲處理亦用作配樂),配合充滿動感、不拘小節及演員全情投入的舞蹈編排,除了極盡視聽之娛外,還使觀眾感到一首首歌曲反映的是阿薩那一段段懂得苦中作樂、積極面對的人生。下半場戲份全在南非發生,重點刻畫阿薩雖有生意和家庭,但排外的南非社會風氣令阿薩的生活陷於困境。

  《非洲少年》有三位演員分別飾演阿薩的童年、青年和成年,三人偶然會相遇,構成一份「時光飛逝」的非寫實視覺效果,而三人跟其他演員一樣,沒有所演角色的戲份便轉為演「群眾角色」,予人整個演出團隊十分團結、充滿精力之感。貌似十歲的Siphosethu Juta演阿薩時,無論講台詞還是唱歌跳舞都揮灑自如,使從索馬里到埃塞俄比亞的童年戲份比青年和成年戲份更生動,更能增強情節的感染力及更矚目。

  劇首的重頭戲是索馬里政局不穩導致阿薩的媽媽被殺。殺人者所攜的機關槍看來用硬紙皮製造,呈現的暴力感卻沒因不似真槍而減弱,飾演槍手的演員們於台詞和行動上演繹得節奏準繩、夠狠辣。值得細味的是:阿薩逃離索馬里到了肯尼亞後,便遇上他的表姊,為了幫助表姊移居美國,阿薩教她英語,當觀眾聽到阿薩說美國「No Gun」(沒槍械)時即忍俊不禁地笑起來,因美國的槍械管制從來寬鬆,發生過無數校園槍擊事件,阿薩怎會這樣說呢?是否由於非洲傳媒沒報道美國社會狀況?在劇本對肯尼亞媒體欠描寫下,筆者感到摸不着頭腦。但若從另一角度來看,「No Gun」之言也許反映於阿薩或其他非洲人心目中,非洲的戰禍、槍擊事件多不勝數,美國社會相對上和平得多。

  肯尼亞戲份最好看的確是教導英語,如阿薩教導「1、2、3、4」和「Today I forget」怎樣用英語發音時,是將語言融入歌詞、形體動作或舞蹈中,既使觀眾看時如小朋友上唱遊課般感到輕鬆有趣,又使觀眾得知「1、2、3、4」的肯尼亞語或索馬里語怎樣發音。肯尼亞社會缺食水、治安差和醫療問題嚴重看來是迫使阿薩逃到埃塞俄比亞的主因,可惜劇本沒把惡劣的社會狀況寫得深入,幸好台詞歌詞能活現肯尼亞人友善地對待外國人的態度,該態度既解決了阿薩在食與住的難題,也跟下半場的南非排外戲構成強烈對比。

  埃塞俄比亞戲份是阿薩從十二歲到成年的階段,此階段見他開始做小生意並懂得多國語言,更結識女友不久便結婚。筆者難忘阿薩的生意愈做愈好時被其他演員抬起來兼站在高處高歌,帶來一份「志氣比天高」之感,另阿薩與富斯雅(Cikizwa Rolomana飾)從婚禮到劇末都穿上民族服裝,妻子是回教式黑袍,丈夫則總戴白帽,這除了反映二人尊重傳統宗教/文化外,更使觀眾易從台上眾多演員中分辨到誰是阿薩與其妻(阿薩已換上Sinethemba Mdena飾演)。這段戲末段寫富斯雅飽受割禮之痛,但過程太短未能讓筆者對割禮有更多認識,也沒感受到角色的身心有多痛。

  舞台布景 講究意象

  「可把生意做得更大」令曾到過多國生活的阿薩選擇與其妻移居南非,時為種族隔離政策剛打破的一九九四年。此段戲重點寫打破種族隔離不代表已得到平等,如南非黑人窮與白人富的貧富懸殊現象仍未見改善,黑人窮到被迫住無水無電的貧民區,子女教育跟白人小孩相差太遠,但編劇最厲害的筆觸不是「白人仍歧視黑人」,而是成年阿薩(Ayanda Tikolo飾)在南非的貧民區開舖做生意後,出現「南非黑人排擠索馬里黑人的暴力」,南非人聲言討厭索馬里人於南非搶去工作、女人和房子(亦見南非人司機嫌阿薩給太少薪金),更帶來毒品等社會問題,於是竟有南非人到阿薩的店舖搶劫兼殺掉某店員!

  店舖殺人事件後阿薩與妻子的婚姻出現問題(二人誕下的嬰孩能否安全長大?確教觀眾深刻感受到妻子的憂慮),接着阿薩重遇表姊……編劇替《非洲少年》寫出的是一個「讓觀眾想像阿薩以後會怎樣」的開放式結局,原因可能是阿薩的原型人物仍活於現實,也許多年後會有另一本傳記、另一齣劇作寫阿薩在美國生活如何吧?

  《非洲少年》的舞台是傾斜的,明顯象徵阿薩及其他非洲人都活得艱難。阿薩母親被殺戲,以及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的過海關戲,都出現由門框構成的意象,象徵「關關難過關關過」。至於由類似鐵皮構成的布景外框,則似象徵非洲貧窮人口太多,有許多人的生活、居住環境欠佳。如何令貧者的生活得到改善?無論在非洲還是在香港都是個棘手但必須多想辦法解決的難題。

  圖片由香港藝術節提供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菲律宾金沙国际娱乐)
豫ICP备25657580号